雷竞技电竞平台-我在抖音教沪语—— 一位90后沪剧演员的“方言情结”

雷竞技电竞平台-我在抖音教沪语—— 一位90后沪剧演员的“方言情结”

徐祥没有想到,自己的抖音账号刚刚注册3个月,粉丝数就涨到了18万。他说,这样的热度让他这个“名不见经传”的沪剧演员有点“吓着了 ”。迄今为止,徐祥最爆的一个短视频作品“令人费解的上海话”播放量近千万,点赞量达45.5万,并且引发一波模仿狂潮,“令人费解的武 汉话”“令人费解的西安话”等等。

在目前的62个作品中,绝大多数都是围绕上海话的,“上海人也会说错的上海话”“令人头疼的上海话”“令人迷惑的上海话”“怎么用上海 话表示感谢”……这个93年的小伙子和上海话的普及与沪语文化的传播“较上劲”了。

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,影响了上海话的韵致

受疫情影响,上海的艺术院团自春节后所有演出停摆。然而,演出停止,练功不能停。对于这些深知“一天不练自己知道,三天不练师父知道 ,十天不练观众知道”的戏曲演员来说,练功是一种自觉。而为了让大家能保持这种“精气神”,各院团纷纷开设抖音号,让大家上传练功视 频,开始了“云练功”。就在那个时候,徐祥开设了个人抖音号“徐祥Bit3”。

其实刚开始,徐祥也是迷茫的,号有了,该放点什么内容呢?以宅在家里憋得不行为题材,2月21日,徐祥上传了第一个短视频——“一位被 逼疯了的上海人”,视频以上海话制作,引来了一些粉丝,也引来了一些质疑,“你这上海话说得不对”“最后一句有苏北口音”……质疑未 必有道理,倒是给了徐祥以灵感:何不就做一个上海话专号,教大家说上海话呢?

徐祥学上海话算得上是“科班出身”,戏校的学习、滑稽戏演员以及沪剧演员的经历让他对上海话多了一些了解,也多了一份责任感。在他看 来,现在很多年轻人的上海话已经不标准了。因为城市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也使得人在说话时速度加快,普遍出现一种“懒音”现象。“不像 以前那样,生活可以慢条斯理,而吴侬软语的灵魂所在,就是很多发音如果做到位的话,语速会放慢。”

于是,一个人想脚本,一个人拍,一个人演,一个人做后期,连续几个小视频相继出炉,徐祥的抖音粉丝也慢慢涨到了2000多,直到“上海人 也会说错的上海话”小视频的出现,2.3万的点赞量,几十万的播放量,让他的粉丝直升1万多……更加坚定了徐祥推广沪语文化的决心,“有 许多教方言的抖音号为了吸粉喜欢打个擦边球,比如说个脏话、骂人的话之类的,方言骂人抖音也识别不出来。但我觉得那样把语言的品格降 低了,其实,不骂人也可以搞笑,也可以吸粉。”

实际上,对于拍视频、做视频,徐祥也是个新手,但就因为这份热爱,让他在疫情期间乐此不疲。每天每天,他都给自己布置好了任务,从早 上睁开眼就开始想选题,到成片,一个40秒的作品往往前后要花4、5个小时的时间来完成,“做到现在,用‘绞尽脑汁’这个词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”

这么美好的方言,值得我们用心把它传下去

“语言浓缩着城市的历史,蕴含着这个城市的情怀和性格密码。”徐祥说,自己特别喜欢这个说法。他曾经从一篇文章中看到这样一段话: 一个人的性格其实藏在他的语言里,他的说话方式、一举一动里。甚至,不同方言体系的人,开口、吞音、调息、咬唇、发力的部位不一样, 导致脸部肌肉的“劳损”部位也是不一样,然后就影响了一方水土所养育的一方人的脸部轮廓肌理。“看到这里,我恍然大悟,我们经常说, 这个人长得像哪里人,真的是有道理的。”

随着上海国际化程度的逐渐加深,沪语的使用者在减少,有许多上海小囡也说不好上海话,因为大家觉得普通话沟通畅通无阻。对此,徐祥有 自己的想法,“我觉得,交际用普通话比较方便,但是交流可以用母语。因为,你用一个人听得懂的话和他交流,可以晓之以理,但你用一个 人的母语和他交流,则可以动之以情。”

“沪剧里还保存着最标准的上海话发音。”作为一名沪剧演员,徐祥有着深深的自豪感。“沪语不仅有用于日常生活的白语,还有’文读’,就 是比较书面、用在文艺作品中的表达。比如,茅善玉老师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唱段《金丝鸟》,第一句‘金丝鸟在哪里……’,如果用日常白语 读就是‘金丝鸟来了啥地方’,这样就没有美感了。用‘文读’就不一样。”

“很多人不知道可以用上海话朗诵,其实你懂了‘文读’,唐诗宋词都不在话下。”为了证明沪语朗诵以及唱歌都更有韵味,徐祥也制作了一 些用沪语唱歌、朗诵的小视频,其中用沪语演唱《探清水河》的视频目前点赞量达到12.3万,1.2万条留言,其中有网友赞:太好听了吧,我 一个北京人听得一身鸡皮疙瘩。还有人感叹:以前的人可以用上海话读报读信,现在不行了,有些音发不好……

“沪语属于吴语语系,其有些古雅的表达,比如‘下雨’上海人说‘落雨’,‘晚上’上海人说‘夜到’,晚饭上海人说‘夜饭’,都能听出 一些古意来。”徐祥认为,这里面所蕴含的人文与趣味,需要大家细细品味。

为了留住这么美好的方言,为了推广沪语文化,徐祥决定把这个在疫情期间收获的“意外之喜”好好延续下去,他频繁和网友互动,还按网友要求开直播,同时,他还积极地在自己的直播和视频中,积极向网友推荐上海沪剧院一些直播活动。“我们剧院在疫情期间也做了很多直播活动,云练功、云直播、云连线,还把现场排练也通过网络向网友直播,从茅善玉院长到我们每一个演员,都对直播这种形式很重视,相信通过沪语的推广、沪剧的推广,会有更多人爱上沪语文化,爱上沪剧。”